用户名: 密码:
首 页 | 村镇银行 | 地 方 | 一线记者 | 人 物 | 专 题 | 母婴用品 | 酒后代驾 | 旧版回顾
欢迎您来到阳光新闻网
  现在位置 >> 首页 >> 阳光新闻网 >> 文化报道 >> 正文

 

网络文学的出路与死路:演变成商品后渐失文学意义
 

www.cr-citynews.com】 【时间:2011-10-24】 【来源: 阳光新闻网 【万佳欢
     
 
 

  
  2011年是网络文学在影视中“盛放”的一年。影视化和商品化,显然给入选的网络小说带来了更丰厚的收益,但充盈着网络小说的影像未必是影视的春天;而当网络文学,从作品演变为商品时,其作为文学的意义也逐渐消失殆尽了
   继《步步惊心》《倾世皇妃》之后,第三部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的电视剧《千山暮雪》在湖南台紧密接档播出。自从9月《步步惊心》开播以来,这三部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作品收视率一路飘红:《步步惊心》收视率平均达到1.69;《倾世皇妃》最高单日收视率冲至1.9,创下国庆档期最高;而截至发稿日,《千山暮雪》也受到观众的热烈追捧。
   事实上,从去年的《美人心计》《山楂树之恋》与《和空姐一起的日子》,到今年的《裸婚时代》和《白蛇传说》,以网络文学为剧本源头的影视剧最近表现得十分抢眼。此外,陈凯歌即将改编并执导来自盛大文学的《搜索》,几个月前《鬼吹灯2》也成功卖出版权……网络文学的影视改编热潮似乎越来越汹涌。
  但充盈着网络小说的影视未必是影像的春天,完全商品化的方向也未必是网络小说的美好明天。

  “打通”网络文学的产业链

   自2003年文学网站开始商业化运作后,网络文学早已像其他商品一样被推销叫卖,而影视版权如今的成规模售卖,无疑将这一领域的商业化进程迅速推进。
   而湖南电视台则是这波商业浪潮的又一次领跑者。2011年初,在以穿越题材作为最大卖点的电视剧《宫》热播后,湖南卫视果断出手购买了由唐人影视制作的同题材作品《步步惊心》。
   《步步惊心》改编自网络作家桐华的同名小说,2005年起在晋江原创网连载,4年后湖南台购买这部作品,正是想延续《宫》的穿越剧风潮,继续拓宽该频道的核心观众群。
  “我们一直在尝试,而试验的结果是这一类型的剧目的确把我们的核心观众群从80、90后的年轻人扩展到了40岁左右的中年观众。”湖南电视台总编室主任何小庭对记者表示。
  2010年,湖南卫视就播出了由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自制电视剧《佳期如梦》。另外两部来自网络的自制剧《倾世皇妃》和《千山暮雪》随即接档播出,加上《步步惊心》,“所造成的影响力、收视率和传播力都让湖南卫视品牌有所提升,”何小庭很满意这次“芒果台”的判断与收视结果。
  近两年,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影视公司和各大电视台影视剧题材的一大来源,而被改编成影视剧目后,网络文学获得的利益和声名显然更多。
   对于《步步惊心》收视率排行第一,《裸婚时代》收视率排行第一,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了他对文学网站商业化前景的期待,“2011年对盛大文学的影视销售来说,是一个三年一遇的机会。”
   何小庭认为,电视传播能带动这个行业“是很正常的,也是应该的”。而影视版权营销对网络文学带来如此大的利益,无疑成为网络文学商业化操作的重要推动力。
  2003年,书库2.0版正式推出,以吴文辉为首的起点网开发者们率先实行了一套创新营销模式:即通过用户注册、充值,按照千字2分~5分钱的价格,来购买作家的VIP章节字数。
  2008年7月,盛大文学成立,其CEO侯小强开始把网络小说营销从原来单一的电子付费阅读和线下出版,拓展到手机无线阅读、影视改编、网络游戏改编甚至话剧、广播剧、漫画、动画等等方面。“从盛大文学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我们的使命就是打通产业链。”侯小强对记者说。这一年也被称为网络文学的“全版权运营元年”。
   由于影视的强大收视人群,影视版权售卖一直是网络文学营销环节中相当重的一环。在盛大文学成立之前,盛大只零星售卖过一些小说版权,最近三年来,影视版权才开始成规模售卖。
   原著版权费用在一部影视剧的整体开支中所占比例并不高,电影电视剧“一般就是10万到30万,最高才能接近两百万”,侯小强说,目前,影视版权营销在盛大文学所占比例还很小,“不过成长很快”。而将小说版权卖给一部大型游戏,平均费用是几百万元。
   于是,盛大文学与新经典公司合作成立了一家编剧公司,目前,该公司正试图通过即将开始的、好莱坞著名编剧麦基来华培训项目,招募签约一批编剧,加以培训,以便将自己旗下的小说在公司内部消化,直接改成剧本成品出售。
   此外,盛大文学还准备和中国的几大影视公司成立几个工作室,为他们定制剧本。“一本小说能卖到150万就是比较高的价钱,但一个剧本很容易就能到150万。”侯小强说。

  网络小说“推销”术

  曾任某文学网站资深编辑的小盆(化名)很早就参与了网络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权营销。
  “网络文学编辑一年里经手的书,也许比传统文学编辑一辈子经手的都多。”小盆说。他的具体工作是,每天一目十行地“扫”二三十万字,找出很多亮点,把一些合适的小说整理成推荐文档,并分类推荐给不同口味的影视公司。
  一开始,像他这样的编辑会拿着一个大纲跑影视公司,“但是做了很多工作,却没见着太多营销成果。”小盆对记者说。
   后来,文学网站纷纷开始将市场研究放到更重要的位置。盛大文学由原来的“坐商”变为“行商”——积极主动地把有市场潜力的小说包装后再推送给影视公司。编辑为影视公司准备的东西从一份简单大纲,扩展为包括人物设定、亮点、改编建议、市场预期、精彩段落节选等内容的资料包。
   很多网站还经常举办一些活动,向客户推荐小说。10月16日,盛大文学就主办了一次小说创投交流活动,邀请了四五十名制片人和影视公司老板参加。
   在“市场至上”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先研究大家都需要什么类型的小说,再有针对性地推送。“比如赵宝刚擅长拍儿女情长的家庭伦理剧,那你给他奇幻的就不合适。”侯小强说。
   影视公司、电视台电视剧中心基本都有自己在影视制作上的细致定位。“有的喜欢偶像剧,有的喜欢家庭戏,有的喜欢军旅,也有的喜欢武侠仙侠,还有的只做儿童剧或主旋律剧,这些都要做到适销对路。”小盆说。
   在挑选作品时,编辑们更会眼观八方,密切关注一段时间内立项比较火的题材。据侯小强介绍,头几年,《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等军旅题材需求量很大;紧接着是类似《婆婆来了》的婆媳类题材;还有一段时间是《黎明之前》等谍战剧;现在则是穿越剧很火。“每个阶段不同,但是好就好在网络文学这些全有。”他说。
   有的影视公司甚至会向文学网站提出更为具体的个性化需求(比如要抗日战争期间的军旅题材),然后网站编辑便针对这些条件,有目标地替客户寻找小说。榕树下刚卖出一部叫做《猜凶》的小说,就是对方公司点名要一个悬疑推理类的作品,正好这部书出版,很快就签了合同。

  这样一来,文学网站推荐的作品成功率越来越高。

  网站内部对小说的推介也因此根据市场需求做出调整。

   曾任某文学网站编辑的婧小暖(化名)告诉记者,各文学网站编辑部通常会有推荐小说的审评标准,除了忠于网站的整体定位、符合网站主流网友的阅读喜好,还要结合市场需求,因为“网友的书不仅会出版,还会改编成影视剧,这一点在后来越来越凸显。”
  因此在挑选作品上首页时,婧小暖一般也会看看哪些适合改编成影视剧的,挑选的标准是,“你看现在哪部电视剧最火,一般哪种题材就会很好卖。”
   据她介绍,“2010年是官场、都市和青春居多,前段时间是穿越,但是现在这种剧会查得比较紧。言情、青春、爱情、都市类小说,一般都是市场常青树。”
   不过,在小盆看来,目前的网络文学作品有99%都还不符合影视公司的要求。首先,如今的网络小说收费模式是字数越多网络写手就赚得越多,所以很多作品字数动辄上百万,可是“故事没有张力,人物太多,很拖沓,水分很大”,而适合影视改编的作品都不会太长,大概只在50万字以内。
   此外,网络文学更多地包括玄幻、穿越、仙侠、都市异能重生等非现实类内容,它们更适合改编成网络游戏和动漫,“很多内容不那么和谐,别说影视,就连实体出版都相当困难”。

  网络小说商品化的困局

  的确,文学网站的商业化发展对网络文学本身产生了根本的影响。

   侯小强将2003年之前网络文学称为“纯情”时代。无论是被大多数人认作华语网络文学开山之作的、由旅美作家少君于1991年发表的《奋斗与平等》,还是1998年通过网络传遍全国的痞子蔡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网络文学的两部奠基之作都是在捕捉与表达创作者个人的经历与感受。兴趣、自发性、一吐为快的写作动力成为第一代网络作家的共同特征。
   在网上过把瘾之后,最早的一批网络作家迅速转战线下,李寻欢摇身变为出版人路金波,宁财神成为著名编剧,痞子蔡与安妮宝贝也不再在网上写作。网络似乎只是他们释放自我的一个场所,一旦找到自己的定位,他们便抽身离开。
  2003年之后,收费阅读作为文学网站最早的商业化行为出现,网络小说从此成为一种商品,网络文学生态也在商品化环境中渐渐发生质变。
   网络收费阅读让网络写手数量大幅度提升。据侯小强介绍,现在盛大的平台上日均更新字数5800万字,这批写手中,大多数人的写作动机也不再单纯。小说论字赚钱,有人完全将码字当做一项谋生职业,也有人投身网络,以求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名利双收。
  在侯小强看来,网络文学已经从安妮宝贝时期的“纯情”时代发展到现在的“叙事、想象、节奏都高度工业化”的阶段。
  “很多写手写作时高度市场化,叙事技巧、节奏都很像美剧,天然地与影视有契合,”他说,“类型化和多样化也是网络文学能引起影视业关注的原因。”
   影视改编时代的到来,更让网络写手们在商业环境中逐渐两级分化。一些作品走红(尤其是作品成功影像化)的网络作家年薪不菲,达到百万身价的情况并不鲜见,唯利而为似乎成为他们的最大追求——《中国新闻周刊》向多位已成功打入影视的知名网络作家提出采访要求,均没有回复,《千山暮雪》原作者匪我思存答应采访,条件是“作为单独采访对象”。而一些不知名的网络写手,则在一开始就向记者打听接受采访的劳务费。
   为了赚取点击量、追求利益最大化,很多写手为迎合读者口味而写作,过分相似的写作模式、缺失文学性的速食内容,以及每天一两万字的更新量都很难保证作品质量。
   虽然文学网站的商业化发展让文学本身的价值被一再抛弃,但如果不走商业化道路,网站便会陷入更大的生存困局:传统非商业化的运营,网站无法留住网络写手。
  “维护作者是每家文学网站编辑很重要的工作之一,几家大网站之间互相挖角的事情,有时激烈得超乎外人想象。”婧小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网站的编辑从外站拉作者是算作工作考核的,也是业内心照不宣的手段。
   目前,商业化程度较低、一直没有实行收费阅读的老牌文学网站榕树下,基本上还是保持让文学爱好者进行自由创作。相比其他网站,它已很难留住更好的网络作家。4个月前,榕树下也开始尝试拓展影视、手机版权业务,迄今半年,已卖出10部小说的影视版权。
   正因为网络及收费阅读、迎合市场等特性,“阅网络小说无数”的编辑小盆表示,“在网络文学这个领域,你不可能看到非常文艺的、深刻的、现实的作品。”

 

 
  编辑:梁警督   
图说中国  
记者在现场 更多...
新闻人物  

2010年中国最牛“山寨局长”受审

首 页 | 地 图 |留言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酒后代驾 |内刊策划 |诚寻出版商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0  www.cr-cit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9297

新闻稿撰写发布  服务邮箱:13601286948@139.com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