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 页 | 村镇银行 | 地 方 | 一线记者 | 人 物 | 专 题 | 母婴用品 | 酒后代驾 | 旧版回顾
欢迎您来到阳光新闻网
  现在位置 >> 首页 >> 阳光新闻网 >> 院校报道 >> 正文

海洋石油傅成玉给中石化“下猛药”
 

www.cr-citynews.com】 【时间:2011-10-25】 【来源: 阳光新闻网 【舒泰峰 陈建利
                           
    将本文转发至:      
 

 

 

   
  傅成玉今年60岁。4月8日,已到“花甲之年”的他,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董事长变成了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党组书记、董事长。然而,刚一上任,他就要面对全社会对中石化的“讨伐”。


   4月11日,网上出现一篇题为《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总经理鲁广余挥霍巨额公款触目惊心》的帖子,揭露了鲁广余等人用公款购买168万元“天价酒”的内幕。一时间,本就因高油价而饱受非议的中石化,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有网友指责说,这家石油巨头“一边拿着国家补贴,一边公款吃喝,一边拉高油价鱼肉百姓”。傅成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次工作调动,竟然成了“临危受命”。毫无疑问,他现在要做的是:

查清中石化还有多少乱相,并出台强有力的整治方案。

  丑闻不断的石油巨头

  中石化是国家独资设立的国有公司。1998年7月,中央在原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的基础上,注资上千亿元,组建了这家特大型石化企业集团。随着国内成品油市场的逐步放开,中石化不断引入外资(接近20%),成为中国最大的炼油厂商,独揽内地60%的成品油市场。2010年,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世界500强”中,中石化以年营业收入1875亿美元(约合1.2万亿元人民币)的业绩位列第七,一度被视为“中国的骄傲”。

  然而,伴随着光环和骄傲,这家石油企业也引出了不少争议。

  自成立以来,中石化因垄断市场而取得的成绩,屡屡遭人诟病。2009年,中石化不断抬高成品油价格,甚至出现“一月两涨价”的现象。面对质疑,中石化高层拿出一组中美油价对比数据,称“中国油价并不高”。对此,有专家指出,中国国民人均收入不足美国的1/10,中石化这么比较,“简直是不可理喻”。
  在社会上还在争论油价问题时,中石化“天价吊灯事件”曝光。2009年7月13日,一位网友发帖称,他的几位朋友去耗资数十亿建造的中石化大楼参观,其间,接待人员让大家猜大堂屋顶那盏吊灯的价格。有人说是8000,有人说是1万。接待人员揭晓的答案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再加10倍也不够!1200多万!”当时,中石化刚刚公布2008年的亏损额——1144亿元。照此计算,这家石油巨头也就是亏了9533个吊灯而已!中石化高喊“亏损严重”的同时,又如此奢侈,顿时成为社会舆论指责的焦点。
  就在“天价吊灯事件”曝光两天后,一起严重的腐败案件,将中石化推入了更深的漩涡。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受贿罪成立,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陈同海的受贿金额高达2亿元,每月公款吃喝的花费高达120多万元,相当于每天就要花4万多元公款。
  然而,中石化似乎不愿接受外界的批评。今年4月的“天价酒事件”曝光后,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曾连续开了3次会,讨论的不是怎样整治,而是挖透露消息的“内鬼”,并统一口径欺瞒媒体。几天后,北京媒体又透露,位于北京顺义区的“和园景逸大酒店”,是中石化投资8亿元兴建的。

  傅成玉在这个时候上任,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媒体见面会上的首秀


  4月25日,中石化组织了一场媒体见面会。傅成玉第一次以中石化老总的身份出现在媒体面前。他的身边是中石化总裁王天普、纪检组组长王作然、副总经理李春光。据透露,“四大人物”同时现身媒体见面会,在中石化历史上尚属首次,足见其领导层对此事的重视。面对众多记者,傅成玉的发言掷地有声,但难掩疲惫。据记者了解,傅成玉来到中石化后,每天都会工作到深夜。接踵而来的“敏感事件”,无疑分散了他不少精力。
  傅成玉首先公布了集团内部的调查结果:“广东石油分公司总经理鲁广余严重违反‘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和企业内控制度,个人决定、私下违规购买高档酒,严重损害了中石化形象,造成恶劣影响,个人负有直接责任。党组决定免去鲁广余总经理职务,降职使用。对其给予经济处罚,对已消费的13.11万元红酒费用,由其个人承担。” 接着,他补充说:“集团任何人都不能游离于制度管理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做出伤害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和公司利益的事,任何领导干部都不能违规违纪、破坏制度,都必须接受社会公众和全体干部员工的监督。要求各部门、各单位认真吸取此次事件的深刻教训,自查自纠,不限领域,不限具体内容,只要发现有做得不合适的地方,立即整改。”对于未来会不会出现第二个“鲁广余”,傅成玉表示:“在当前法制不健全、公司制度建设有待完善的情况下,我不能保证不再出现这种人,但一旦出现就一定按法规进行处罚。”
  其实,“天价酒事件”曝光3天后,傅成玉就派调查组去了广州,反复进行调查。他的这一举措,得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肯定。在4月25日的媒体见面会上,傅成玉态度诚恳地承认,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确有隐瞒真相和清查“内鬼”的行为。但还是有媒体指出,傅成玉只是查办了鲁广余的“天价酒”问题,对他为妻子设空岗白领工资等事未予追究。
  此外,参加媒体见面会的记者,还将中石化一直以来存在的几大争议,抛给了这位新任老总。
  第一,中石化是否是油价猛涨的幕后推手。傅成玉回应道:“按照现在的国际油价,中石化每炼一桶油,都亏损20美元(约合130元人民币)。现在原油110美元/桶(约合714元人民币),但政府调价在90美元/桶(约合584元人民币)左右,所以我们每桶都会亏损。”
  第二,国企拿着政府的补贴,却“不干事”。对此,傅成玉说:“国家对国企的补贴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整个社会舆论很多时候对国企是不满意的,这里有很多合理成分,也有不合理的。在当前,我国既走市场机制又受到行政制约,肯定有大家不理解的地方,但我们国家要迅速壮大,没有这种制度安排不行。”
  第三,“哭穷”的国企是不是真的亏损?傅成玉给出的答案是:“我没来中石化之前,总听媒体说,你们老哭穷,老亏损。不在行业内不一定全清楚。对于国企,中央财政不出钱投资,国企每一分钱都要向市场和银行拿,利润大投资也大。作为上市公司,我们还要向股东负责,保证股东有回报。”
  在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因另有公务,傅成玉离开了。不过,“烫手山芋”并没有离开他。

  “傅式改造”

  1951年6月,傅成玉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县的一个普通人家。对于童年,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吃冰”。“我是东北人,小时候赶上了全国最穷的时候,大家的生活都很苦。冬天特别饿的时候,我们没有东西吃,就只有吃冰块。慢慢地,这成了我的一个爱好。”因为家里太穷,傅成玉上到初二就退学了。不过,他自学了中学的课程。后来,他被推选为工农兵大学生,进入东北石油学院(现位于黑龙江省大庆市的东北石油大学)学习。在学校里,他一直是骨干。
  大学毕业后,傅成玉被分到大庆油田勘探指挥部。熟悉能源开采 行业的人都知道,这是油田里最艰苦的工作。傅成玉说,那时候,他的生活和工作就是“捞沙”,而且是整整7年。
1982年,国务院决定成立中海油。傅成玉第一批被选中,成为这家公司的一员。两年后,作为能力突出的青年业务干部,他被送到石油部技术培训班接受培训,后来又被公派到美国南加州大学学习,取得石油工程硕士学位。
  学成归国后,傅成玉凭借流利的英语和海外游学的经历,参与了中海油与很多跨国公司的合作。不久,他被提拔为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副总经理。1995年,傅成玉受命加盟合作伙伴美国菲利普斯石油公司,担任中国区业务副总裁兼西江油田总经理。其间,他见识了真正的市场化运作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4年后,重回中海油出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时,他对市场和企业管理的认识,已是今非昔比。2003年,傅成玉出任中海油总经理,随即开始了对其长达8年的“傅式改造”。
  当时的中海油“久病缠身”。首先,它的产业结构过于单一,产业链很短——从海底开采出来石油和天然气,只卖给中石油和中石化两个客户。其次,中海油所开采原油和天然气的比例严重失调,天然气业务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为此,傅成玉决定:第一,中海油的竞争对手不是中石油和中石化,而是国外市场;第二,中海油要注重效益,而不是规模;第三,中海油要实现产品差异化,业务要均衡发展。在他的推动下,从2003年到2009年,中海油的下游产业——中海壳牌南海石化项目投产。这使得中海油不再困守大海,开始走上陆地,成为一家综合型的能源集团。这6年,中海油的总产量增长了38%。
  傅成玉也经历过一次让他刻骨铭心的“失败”。2004年年末,他决定动用185亿美元(约合1200亿元人民币)巨资,收购世界第九大石油公司——美国优尼科。当时,优尼科的规模是中海油的数倍。世界五大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雪佛龙、道达尔)都不敢染指,傅成玉却大胆地出手了。结果,因为美国政府的干预,这项收购行动以失败告终。不过,其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香港媒体曾评价说:“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但中海油告诉了全球,自己是世界级的跨国公司。”此事让中海油的市值飙升70亿美元(约合454亿元人民币),傅成玉据此成为美国《时代》周刊当年的“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傅成玉很喜欢讲这样一个故事:收购优尼科失败后,中海油的一位员工去欧洲出差,忙完公务才去一家中餐馆吃饭。但当时餐馆已经打烊。无论这位员工怎么解释,餐馆的华人老板都不予理会。后来,他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老板听罢连忙说:“你是要收购优尼科的中海油的员工?好,我们现在就开伙做饭。”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海油当时之所以“猛攻”优尼科,除了因为傅成玉的国际视野,还因为当时有消息称,中央计划把中海油并入中石油或中石化。为了保住公司,中海油领导班子于是进行海外并购,扩大影响,“以攻代守”。
  中海油最终“存活”了下来,但此次收购行动失败对傅成玉造成了一定的“打击”。据透露,此后几年,他变得非常谨慎,“做事犹豫不决”。不过,此时的中海油,已在“傅式改造”下变得更加健康。比如,其内部取消了行政职称(处长等)称呼,代以企业职称(运营总监等)。傅成玉主政的8年,中海油的总资产增长了3.4倍,净资产增长了3.7倍,销售收入增长了3.1倍。

  急需整治三大问题

  业内人士分析,这次中央选择傅成玉掌舵中石化,是看中了他的行业经验和国际视野。这些都是中石化急需的。那么,他能将中石化改造成一个健康的企业吗?这得看他能否解决中石化的诸多深层问题。
  首先是经营方面的问题。目前,中石化存在三大经营“短板”:第一,模式单一,成本过高,业务扩大的同时伴随着风险。中石化的主业是陆地炼油,基本不涉及陆地和海上石油的开采、勘探。由于目前国内资源有限,中石化要想进一步拓展业务,势必要走向海外。然而,在亏损1000多亿元的情况下,傅成玉要想让中石化走出国门,资金和风险问题都不小。第二,竞争力不足。由于不参与石油勘探和开采,中石化不得不依靠中石油和中海油提供原油和天然气。有关数据显示,2010年,中石油原油产量是中石化的2.6倍,天然气产量是中石化的5倍多。第三,资源和运营手段匮乏。2010年,我国对进口原油的依存度已超过50%的“警戒线”,达到55%。油气资源紧缺困扰着中石化等诸多国内企业。业内人士认为,未来10年,中石化的原油需求将大大超过供给。
  其次是管理方面的问题。专家认为,在中石化内部推行国际化改造,很对路,但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因为积重难返。从近年来中石化出现的“天价吊灯”、“天价酒”等诸多问题看,“奢侈作风”已成为其顽疾之一。傅成玉曾说:“我们最大的能源就是节约。”要改变现状,他可以借鉴之前在中海油推行的“节约主义”。他的“节约主义”,不是从企业的经营开支中省钱,而是从行政开支和人员费用上下手。例如,中海油员工出差时不住五星级酒店,傅成玉出差时不坐头等舱。他原本想在5年内节省5亿元开支,结果3年内就完成了任务。然而,中海油和中石化毕竟不同。一位熟悉中石化的业内人士认为,一旦傅成玉在中石化推行“节约主义”,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上遏制奢侈问题,但也可能导致总部和各子公司在日常管理上产生分歧。总而言之,未来如何避免中石化再次出现“天价酒事件”,对傅成玉来说是一大考验。
  第三是士气问题。目前,受腐败和奢侈丑闻的打击,中石化内部士气低落,急需一些提振士气的措施加以刺激。谙熟现代企业管理的傅成玉不可能无视这一点。然而,恢复员工的信心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较长的时间。

  权力垄断害了国企

  分析人士指出,傅成玉现在几乎成了一个符号——外界希望他能让中石化成为一个真正让老百姓喜爱的企业;中石化内部的多数人,则期待他能将这家国企打造成一个形象好、收益好的健康企业。可以说,人们在他身上寄托的希望,既体现了外界对一些国企的不满,也反映了社会上迫切要求国企真正为国、为民着想的愿望。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上市央企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为5.3%,比民企低了1.1%;而一些地方国企的收益率仅为4%。与此同时,国企却不断暴露出管理和作风问题。这不仅让百姓对它们的印象大打折扣,也丑化了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形象。就在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被判刑5个月后,中国移动公司原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也因经济问题被调查。2011年,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等人相继“落马”。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告诉记者:“这些问题的出现,主要是由国企权力过大、管理者独断专行,以及缺乏真正有效的监督所造成的,当然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林喆介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为了促进国企改革,中央推行“放权让利”以及“厂长负责制”。这一方面整合了相关资源,同时也使国企内部形成了高度集中的权力。从那时起,国企内部的经济违法事件就不断出现。如今,中国的大多数国有企业依旧没有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运行机制依旧是“大一统”和“金字塔形”。人们只知道,在国企工作就是端“铁饭碗”,在国企当管理者是“肥差”,却忽略了企业工会和职工代表大会等渠道的监督作用。机制不完善,腐败奢侈之风难以避免。
  那么,究竟该如何彻底根除国企的这些问题呢?阳光新闻网记者为此专访了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盛洪、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何伟。
  阳光新闻网:最近一段时间,一些国企频繁出现腐败问题,中石化的“天价酒事件”就是一例,您觉得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盛洪:根本原因就是权力的垄断。中石化等企业内部权力的垄断,从来没有经过合法授权。石油是一种矿产资源,只有国家是所有者,不是企业的。国内“石油巨头”每年挣来的利润没上交国家多少,反而还要拿国家的补贴。这种权利和义务严重不对等的现象,必然导致企业内部的奢侈和腐败行为。
  何伟:这些企业不仅垄断了社会资源,还享受投资优先权、银行贷款优先权以及股票上市优先权。相关数据显示,全国7个垄断行业共有职工2833万人,不到全国职工总人数的8%,但其工资和工资外收入,竟然占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这些企业的管理层有国家官员身份,享受级别待遇,是既得利益者,外界很难约束他们。


  阳光新闻网:这种权力垄断会带来什么危害?
  盛洪:这一方面破坏了市场竞争机制,降低了行业效率;另一方面,也人为地破坏了市场公平。

  何伟:首先会加大社会贫富差距。其次,会导致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中石化的石油出口价格远远低于在国内销售的价格。另外,还容易滋生腐败。
  阳光新闻网:那么,如何根除这些问题呢?
  盛洪:第一,政府对市场上的其他企业放权,同时不给国企任何形式的优待和保护,让市场真正发挥作用。第二,加强行业规范、法制建设和有效监管。


  何伟:一方面,我们应该转变观念,除了做大做强国有经济,还要树立扶持“民族经济”的大旗,对一些民营企业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另一方面,政府应放宽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行业,包括石油、铁路、钢铁等,形成一种良性的市场竞争。
  在阳光新闻网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不止一位专家告诉记者,中石化的问题,显然不是傅成玉一个人能解决的。如果不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没有良性竞争的市场机制,纵然有千万个“傅成玉”,国企的问题也难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编辑:梁警督   
图说中国  
记者在现场 更多...
新闻人物  

2010年中国最牛“山寨局长”受审

首 页 | 地 图 |留言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酒后代驾 |内刊策划 |诚寻出版商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0  www.cr-cit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9297

新闻稿撰写发布  服务邮箱:13601286948@139.com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