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 页 | 村镇银行 | 地 方 | 一线记者 | 人 物 | 专 题 | 母婴用品 | 酒后代驾 | 旧版回顾
欢迎您来到阳光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 首 页 >> 时评专栏 >> 权威时评 >> 正文

 

“房姐”背后的户籍乱象谁来监管 ?

 

www.cr-citynews.com】 【时间:2013-01-26 04:22】 【来源:新华】 【特邀评论 梁培俊
                           
    将本文转发至      
     

  “史上最牛”的广东汕尾烟草局长陈文铸、因拥有多套房产火爆网络的郑州“房姐”、 陕西“房姐”,受贿被审的原安徽省凤阳县公安局局长陶勇……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持有多张虚假身份证和双重户籍。“两双” 行为已成为权钱犯罪和腐败行为的避风港,而“两双”行为背后则是权钱交易以及权力不受监督的滥用。这岂不是公安户籍登记主管部门监管形同虚设?
  近日火爆媒体的“房妹”尚未淡出,“房姐”来势更猛。神木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被爆坐拥京城20套房,让舆论惊叹这世上“没有最牛,只有更牛”。与郑州“房妹”的双户口相比,“房姐”更是分身有术,除了之前查出的两个户口,日前又新爆出两个户口。
  古人云:“狡兔三窟,仅得免其死耳。”集市人大代表和金融机构高管于一身的龚爱爱,缘何要办如此多的假户口?假如买房的钱是其打理家族煤矿生意的合法所得,又为何要将大量房产放在另外一个“真户口”名下?制造并利用虚假户口买房难道仅仅是“愚昧无知”?
   以北京户口,至为蹊跷。“房姐”既不符合外地户籍进京的要求,其北京身份证信息又显示其来自“北京房山”,个中暗藏何种玄机,不问“元芳”也能猜得几分。没有“高人指点”,不经一番“运作”,不破点财,“房姐”绝不可能如此轻松就拥有北京户口。众多的不合情理,若不下决心查个水落石出,仍采取惯用的、拙劣的责任切割路径——“疏忽”、“临时工”等,以自欺欺人的傻瓜结论,搪塞众议、敷衍社会;或者被媒体“挤牙膏”式推着走——媒体揭发一点,当局就披露一点,且不时抛个“小虾米”顶顶罪,公众是不会答应的。
   户籍的混乱,更导致我国贫富差距的公开化。“房姐”的传奇很多,一是关于其银行副行长的身份,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称“房姐”已于去年11月辞职,然而“房姐”事发之后的2013年1月18日,银行才履行解约手续。二是关于双户口的问题。“房姐”本人说,是相信了算命先生才去办的,显然有故意的成分,而经办户口的派出所说,是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造成的。难道算命先生连办事的人会疏忽大意也算着了?日前,经媒体查实,陕西神木县“房姐”龚爱爱至少有4个户口,除了此前被曝光的两个户口,另两个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和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户名均为“龚爱爱”。
  当许多农民工子弟被一纸户口挡在了城市门外,连“异地高考”也遥不可及,“房姐”却有4个户口,包括“含金量”极高的北京户口;当许多“房奴”为一套房背负一生的“长命债”,“房姐”却拥有大量的房产。种种反差、落差,再次刺激了公众脆弱的神经。
  一个人为什么要4个户口(深查或许更多)?显然,不是图谋户籍红利,在城市购房或子女上学,便是为了转移非法资产,规避法律风险,总之经不起拷问。 一个人办4个户口有多难?在户籍制度日益规范、户籍管理信息化的当下,造个假户口“难于上青天”,尤其是那些“含金量”极高的一线城市户口。难度越大,昭示“房姐”的能量越大,反证其中的“猫腻”越多。
  当地一些部门、官员在“房姐”事上的“表情”,也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上述判断。当“房姐”被网络举报、纸媒跟进,记者都掌握了部分证据,当地官方仍采取“鸵鸟政策”——任记者四处联络,就是装聋作哑,假装这事根本没有发生,假装公众不知道。新闻界有句俗语,叫“有偿不新闻”,套用之,当地官方在“房姐”事件中“群体性失语”,是否存在“有偿不吱声”?
  实在顶不住了,神木县公安局就给公众来了一个神一样的答案,其出示一张由临县公安局克虎派出所提供的情况说明,称“龚仙霞”与“龚爱爱”应为同一人,系克虎派出所民警在户口录入时工作疏忽造成。录入时“工作疏忽”,你们怎么不把“龚仙霞”录成“龚自珍”?临县克虎派出所所长还告诉记者,2006年为龚仙霞办理手续的民警已经去世,记者了解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办手续的不是民警而是指导员,且仍健在。欲以“死无对证”来糊弄公众,是否又存在“有偿说假话”?
  要知道上户口需要所在地派出所、县市民政局出具证明材料,接收地派出所更有严格核实的责任,办理人需要出具很多相关材料及证明,然后公安机关会对材料一一核实,以现在公安机关全国信息联网的严密度,材料有一点漏洞或不实都不可能进入下一步,但现实是“房妹”全家确实拥有两个“合法”户口而且各不相同,这到底是公安签发机关的工作“失误”,还是另有隐情?这样一个“打脸”事实的存在,让人情何以堪?如果说个别户籍管理部门犯了这样的“错误”还可以理解,那么,如此多的管理部门“伙同”违法作弊、顶风作案的“集体疏忽”就值得有关部门反思甚至是采取措施,严格要求有关人员了。
  户籍管理本是一项严肃的工作,公安部门理应认真负责。在重庆市梁平县我们看到,一个普通家庭超生子女,为了解决一个户口,往往要被罚款几十万甚至倾家荡产! 为什么“房姐”类似岗位的官员会轻而易举拥有多个身份?户籍管理如此混乱,国家又如何根据人口来制定各项民生政策?(记者 梁培俊

 

  编辑:梁警督   
图说中国  
记者在现场 更多...
情侣度假 休闲 美食  

京城最美情侣度假休闲最佳选择

注册入口  | 发布媒体 | 新闻稿策划 | 网络营销 | 新闻稿撰写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1039297号|文化经营证0190-102号|新闻信息许可证1112012018号

地址:北京建国门大街88号|邮编:100101|邮箱:tianchenxinwen@139.com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