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文字报道][都市人的田园梦]

京城白领郊区租地种菜成都市新时尚 [视频]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7日 1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联播快讯 | 手机看新闻



...............................................................................................................................................................


 

 

 

  【联播快讯 5月17日 记者 梁培俊】 自己种菜 花个几千、上万元,租上几分、几亩地,种点小葱、小菜……一股自己动手租地种菜之风又在城中刮起。为何人们热衷自己种菜?没啥播种经验的城里人怎么才能种好菜?本报记者近日到田间地头采集了一些普通市民的感慨和建议。

  【小打小闹型】

  供菜地点:四季青镇田村附近

  租地费用:1/3分地(约22平方米)一年1000元

  (注:1亩=10分约等于667平方米)

  特供人群:自家儿孙

  “自己侍弄的地,打没打药心里最清楚”

  “刚种了两个星期吧,我这小萝卜苗很快就能吃了,瞧这水灵劲,可比那市场上卖的强多了,再说这地是自己侍弄,打没打农药心里最清楚,吃得多放心啊!”上午10点多,在四季青镇田村附近的农场里,王大姐蹲在自己租种的地里,一脸幸福地开始收获。

  记者在农场里转了一圈,发现这些地多数都侍弄得格外精心,地里的小油菜、香菜、小萝卜、辣椒、西红柿、黄瓜、香葱等绿意盎然;还有人别出心裁种了草莓,结的草莓果虽然不大,但是红得特别正;掐根香菜放到鼻尖一闻,扑鼻的香气。每一畦地头前都插着一块牌子,“三友乐园”、“开心农场”、“新初级农民”等名字不一而足。

  76岁的马大爷家住石景山老山附近,每天骑30分钟自行车过来照顾自家的菜地。记者看到他时,他正蹲在地里尝试着给辣椒扣膜,他说:“我发现那些扣了膜的地里的菜都长得特别好,还齐整,趁着这两天下了雨,我把膜扣好了,还能保湿。”马大爷的菜地里还施了有机肥,他告诉记者,这些肥都是他在小区附近转悠着拾回来的,“多数是马粪,你看我那黄瓜苗长得好吧,全靠这些粪给营养。等结黄瓜了,我就给闺女送点儿去,这个才是真正绿色有机食品,不打农药不抹药,绝对安全。”

  在“鲁鲁的菜园”里,小男孩鲁鲁正和爷爷奶奶一起给西红柿苗搭架子。这些搭架子的木棍都是鲁鲁的爷爷奶奶捡拾的树枝,绑架子的除了塑料绳还有拆下来的缎带。“这个地里出来的菜给孩子吃,心里踏实。”

  【初具规模型】

  供菜地点:顺义区

  租地费用:每亩地一年1000元

  特供人群:自家及公司员工

  “就想找回小时候吃的那个菜味儿”

  顺义区一处农田,地里种着豆角、玉米,两个大棚里一小块一小块地种着西红柿、紫背天葵、茼蒿等好几种菜。正在大棚里干活的一名雇工告诉记者,算上这俩大棚一共6亩地,是某公司老总以每亩每年1000元的价格包下的。

  “算人工再加上农家肥、维护的成本,一年下来六七万块钱吧。老板特别看重食品安全,只让我用农家肥,不用化肥不打药。像这西红柿,要是用点药早就变红了,人家就让等着自然变红。”雇工介绍说,现在主要的成本是他们的工钱,“两个人3000,一年下来就得小四万。”另外,公司还雇了专人采买种子等,也要开工资。

  据称该公司员工每周会来两次,“产量不少,一般他们一车都装不走。这要是自家种,人少的话,一亩地绝对够了。你看这5架西红柿,也就二分多地,等到熟了,十几个人都吃不过来。他们也是拿回公司分给员工吃。”

  没想到,食品问题眼下还成为一项员工福利,没准也能给MBA课程添一道经典案例。看看微博网友是怎么夸易方达基金公司的:“易方达在基金业内出名不是因为三餐免费,而是食材都来自公司租的地,请农民种养的有机食品……这种文化带来的是什么?创造了基金业最低的人才流失率:连续三年投研人员离职人数为零。”

  比上面这位公司老总更大一些手笔的是生意人张先生,他刚刚在怀柔区租了10亩地,5亩大棚5亩室外。

  “第一年地的租金3万,再加上两个固定雇工,忙时要请零工,五六万的人工成本,还有一些基建的成本、配送的成本等,我估计头一年得花20万。我自己做这个,有食品本身的考虑,也考虑了食品口感的问题。现在的菜已经没有小时候吃的那个味儿了,就算买那种有机蔬菜,也可能没有农药,但是它也没有菜味。”

  “只要我知道的品种,什么都种。肯定不用农药和化肥,因为我不销售,主要是送朋友,质量要求上很高,会比正常生产经营行为成本要高得多。比如上农家肥,一般农户能上一吨就不上两吨,实际上地里能上三吨,那我就按三吨来。所以外头卖的高价有机菜,成本也未必有我的高。”

  【不种光收型】

  供菜地点:通州区

  供菜费用:一年3100元,一周两次送菜上门

  特供人群:城区普通居民户

  “论卖相,我的菜卖五毛可能都没人要”

  “送菜日期:5月11日;菜品:圆白菜、黄瓜、小白菜、油菜、菠菜、紫叶生菜、水萝卜、莴笋。”

  这是北京“菜农人家”昨天早晨打出的一份送菜单。

  “一周送两次菜上门,一年104次,零环节。”北京“菜农人家”的经营者高红伟指着一摞整理箱说,“我这儿不论斤,每次就这么一箱。今天早晨是八个品种,但我承诺客户的是每次送五个品种以上,实际上最多的时候送过十几个品种。”

  位于通州区西赵村的北京“菜农人家”现有十多亩地,已经在城区发展了120多个订户。

  高红伟告诉记者:“我的客户里,家里有小孩的比较多,主要考虑的是健康。现在市场上都是化肥种的菜,我们就用农家肥,牛粪、鸡粪、羊粪、鸭粪都用过。这样种出来的菜,很多客户都说,跟我小时候,跟我十几年、二十几年前吃过的是一个味儿。

  不光是化肥、农药的问题,还有激素。黄瓜顶花带刺是好看,可是我的黄瓜长到一定长度,前面的花儿就要谢了,这才正常。

  菜农不用化肥、激素肯定会赔钱,因为不用这些卖相不好,没人收。像我种出来的一些菜,要拿到菜市场去论卖相,别人的卖一块五,我的卖五毛可能都没人要。但是农民用了化肥为什么还说赔钱?说要把工钱搭进去,这是三农政策方面的事,我就不扯那么远了。

  我做应季菜,做本地菜,明天送菜,今天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我得到地里转一圈,看看哪些能收。只能我送什么客户吃什么。去年冬天我就没有茄果类,也就是没有黄瓜、西红柿、柿子椒、茄子等很多菜,因为茄果类冬天种需要用药。

  前一段有人帮我算过,3100元除去赠送的两只自养柴鸡和120枚鸡蛋,大概是26元一箱菜。我这一箱8种菜的话,在菜市场同样的价钱可能买不到,所以我现在也不觉得我的价格比菜市场的贵。

  去年到今年成本涨得厉害,我的价格也涨了。去年2600元一年,今年订就是3100元,而且原来送4只自养柴鸡,现在也减到两只,也相当于涨价。其实我也替客户分担风险了,去年菜价涨那么高,我的客户吃菜就没有受影响不是?”

  [多嘴]

  “菜把势”现在不好找

  “村里种菜的,数我年纪最小,可我都过了50了。”一位菜农告诉记者,赔钱的现实让菜农越来越少。

  “种地的人本身就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年轻人很难找,在种地的人里面,有有机蔬菜种植经验的人又更少。”生意人张先生也为这个发过愁,“农家肥怎么用、怎么发酵,使化肥的人他不知道这个。”

  高红伟说,现在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农民“会”种菜,“我当初找人种菜,跟人家说,不用化肥、不用药、也不用激素,他们直摇脑袋说"不会种",你这是说着玩呢吧。现在我雇的人,也是经过一年的运作,再加上给他们做工作,才让他们思路转变的。而且我只买粪,他们也没有化肥可上。你看现在有些农民化肥和粪是搭着用的,其实是已经认识到了,都用化肥的话,地会板结得非常严重,下一拨儿种的时候会很麻烦。”

  包地种菜不是玩儿

  高红伟认为,种菜很辛苦,包地需谨慎。

  “2009年的时候包地非常火,当时很多人是抱着体验田园生活的想法去包地的,是玩玩的心理。当时我也租地、代管。但是慢慢地发现,客户来我们这儿务农的积极性越来越低,有点什么事儿就不来了。可黄瓜、西红柿是不会等人的,一天不摘就奔老。等过一星期再来,全是老黄瓜了。到了冬天,大家都种大白菜,就算只收一分地的大白菜,砍呀什么的也很费力气,再说了,一后备箱也拉不走,拉走也没地儿放啊。”

  [算账]

  农民说:地租出去 我们旱涝保收

  在四季青镇田村附近的农场里,负责看管十几亩农田的武师傅告诉记者,除掉田垄、自留的两亩多地,剩下的一共划出了280多块分租田,每块田租价是一年1000元。很多人都是清明过后来租的地,不到一个月已经吃上了自己种的菜。这种把地分租出去的方式是今年刚刚试行的,但是效果相当好。

  “以前这块地我们得放5个劳动力,每人1年得给3万元的工资,光成本就15万。现在大多数都租出去了,我一个人看着就行,起码省了4个劳动力,这就节约不少啦。”

  至于收益,武师傅更是满意,“这以前种是种了,能不能赚钱还两说,有时候收得好的菜卖不上价,有时候卖得好的菜又没长多少。这回可好了,旱涝保收啊,一年20多万的钱是铁定放口袋里的,还是提前就拿到了的。我们自己培育的秧苗、种子都不够卖的,比以前是强太多了。”(央视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