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要闻 地方新闻 城市精英 行业风采 领导访谈 特色餐饮 记者调查 公关活动 社会公益 记者专栏  城市电视 新闻直通车

 
时评 > 正文
 
“告都没地方告”,比断指维权更可怕
2010年08月25日 09:42:16  来源: 中国改革报  【字号 大小】【留言】打印关闭

                    

   8月1日下午,4名原湖南省宁远县水利水电局的正式在编职工,在清华大学西门附近,用菜刀砍下了各自左手小指的一部分,他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以此证明自己并未旷工。断指之后,湖南省电力局、公安局领导对他们说,谁不妥协谁就去劳教,4个人不妥协就4个都去劳教。(《中国青年报》8月18日)

  对于这4名工人与所在单位之间劳动纠纷的是非曲直,我不敢妄加判断。但是看到他们在与单位协商无果后,先后走了劳动促裁,司法诉讼的程序,尤其是在败诉之后,仍选择了上访,我却可以断言,他们还算是相当理性的维权者。悲哀之处或许也正在于此:当一群理性而克制的维权者最终都不得不选择“断指”这种过激的方式表达诉求的时候,那将意味着什么?

  “我们实在没办法了,该走的路都走了,告都没地方告了”,4名维权者的独白,或许才是比“断指”更可怕的现实。自张海超“开胸验肺”、孙中界“断指证清白”等标志性事件被舆论聚焦,并取得相当圆满的结局之后,极端的维权方式便渐成效仿之势。但我相信,对这4名懂得通过劳动仲裁和司法诉讼来讨个说法的维权者来说,他们应该很清楚舆论的关注度终究会慢慢淡下去,“身体维权”的边际效应也会递减。所以,“断指”既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事实上也不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是他们的最后一种选择。

  诉求可以畅通的表达,不满可以通过制度化的通常加以释放,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这才是分散和化解社会矛盾和利益冲突的常态。不管这4名工人在与单位的劳动纠纷中是否占理,甚至不管他们的维权是否存在固执乃至无理取闹的成分,但既然我们的法律和制度设置了这样的救济通道,就应当尊重他们的选择,并充分保障他们权利的实现。然而我们看到4人在经历劳动仲裁、法院审理和上访程序后,等待他们的竟是被拘留。甚至在断指之后,还被单位和公安局领导恐吓。按照合法途径维权最终维成了“违法者”,权利的申张竟是被恐吓“送去劳教”的理由,这既维权高风险的现实写照,事实上也等于宣布关死了他们的权利救济之门。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无非两种选择,要么屈服,放弃自身的权利,要么寻求私力救济,而可供利用的资源只有他们的身体。

  我们常说,司法是权利救济的最后一道防线。但现实而言,这“最后一道防线”事实上早已变成了上访。从道理上说,这并非是一件坏事,多了一救济程序等于多了一种选择,客观上也可以分解了司法资源不足的问题。但要看到,上访之所以取代司法成为最后一道救济防线,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被司法公信力严重缺失倒逼所致。而现在,我们不得不无奈地承认,“身体维权”似乎又将取代上访成为最后一种救济方式。维权方式越来越多,但公民的维权之路却越走越狭,越走成本越高昂,这只能说明我们的救济制度越来越低效,公民的合法权利越来脆弱和无力。不难预想,在“告都没地方告”的现实下所掩盖的社会风险,远非“断指”所能比拟。
 

上一页   下一页

《中国改革报》:权威 好看 实用 指导
《中国改革报城市周刊·地方特刊》现已正式启动
《中国改革报城市周刊》开设“领导畅谈新思路”新闻直报专版
 
( 编辑: 杨倩 ) 【字号 打印关闭

  24小时新闻热线:400-601-8560  敬请您的关注!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留言本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10-2012  城市周刊新闻网版权所有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号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